霍建华VS许鞍华的一次亲密对话

2017-07-04 17:47来源:未知

你熟悉的许鞍华,或许是华语影坛的重磅人物,但在我眼中,就像一本书中所说,“她还喜欢二十岁时喜欢的香水,还戴着二十岁时的琥珀戒指,还穿二十岁时候的衣服。她也许成熟,但绝不世故,也许复杂,但并不浑浊。永葆好奇之心,永远赞叹,期待奇遇,梦想不是一个目标,是一种气质。”

霍建华,演艺圈里的“老干部”,走到哪里都自带明星光环,身后一堆粉丝围绕。记得某次参加发布会,好不容易混进来的粉丝小姑娘对我说,自己连续几天都在地库等他,看上一眼就满足。

霍建华VS许鞍华的一次亲密对话

▲霍建华和许鞍华

第一眼看到剧照上的霍建华,许鞍华忍不住惊呼“哎呀,这个人怎么那么帅!”霍建华的确帅,棱角深刻的面孔里眼睛最好看,加上常年对社交网络的疏离,他的一举一动都成为了众人的焦点。

《明月几时有》的拍摄让两个从未见过的人熟稔起来之后,许鞍华才发现,这位小自己三十岁的男性展示出了让她喜悦与欣赏的特质,而对霍建华,能与这位年少时就关注的女导演合作,像圆了一场梦。

于是,两位性别、经历都不同的人,通过一部电影有了这样一场对话——

紧张到失眠的少女许VS刚开机就紧张

的少年霍

▲许鞍华

霍建华:怎么办?我最想问您的问题已经私下里问过了。

许鞍华:问的什么?

霍建华:我问您怎么会找我拍电影?因为我电视剧拍的多电影拍的少,找我拍《明月几时有》我很惊讶。

许鞍华:我看了你的照片就觉得非常适合李锦荣。其实李锦荣这个角色是有点留白的,需要你去充实这个角色。除了要比较稳,还要再多一点轻佻,因为当他到了日本人那边做了卧底,需要轻佻。

他得像一个花花公子,然后又很暧昧,我想让观众看到这个角色的变化,真的以为他是想离开方兰,才在日本人手下工作。这很有难度,可是你演起来非常自然。

霍建华VS许鞍华的一次亲密对话

▲霍建华

霍建华:演得不好(笑)。

许鞍华:虽然你是那种标志性的好看,又是大明星,可表演特别稳,不怕表现自己,不怕问问题,这么大明星其实没必要谦虚,但你就是这样,很有性格。

霍建华:我刚进组的时候是有一点紧张的,那天定完妆就告诉了您,您安慰我说不要紧张,真正开机后您和周迅都给我帮助,让我有了放心的感觉,不然我很紧张的。

许鞍华:第一天的那种紧张是好的,可以用进当天拍摄的那场戏,因为要跟方兰道别,有点紧张,很适合拍道别的戏。

霍建华:(恍然大悟)哦哦,原来是这样。

许鞍华:第一场戏,剧情是李锦荣撒谎要离开,如果带着紧张的感觉,可以启发观众去想这个人到底怎么了,到底是不是坏人,所以我没有特别刻意去弱化你的个人情绪。拍《姨妈的后现代生活》时,斯琴高娃有场穿泳衣的戏,她就很紧张,怕观众嘲笑她,就和我约法三“张”,就是看三张照片,正面可以拍,侧面太厚就不能拍(笑)。所以如果你很紧张去演这场戏其实是对的,不然要表现紧张自己却没有那个情绪会很辛苦。

霍建华:拍最后一场我和山口的对手戏时,那天您到了片场,特严肃地说昨晚没睡好,我问为什么没睡好,您说今天拍这个重场戏有点紧张。我一直以为,拍过那么多戏早就不该紧张了,没想到您紧张到失眠。

许鞍华:我没有什么特别神秘的方式来拍戏,只是和每个演员合作一定会做很多功课,看他以前的作品,四处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,尽量让他发挥好,这是我的本分。他们信任我,他们感觉到安全,就能好好表现自己,把自己最好的一面交出来。信任会带出别人的信任。

霍建华:和您合作很有安全感,这种安全感就是相信,相信是不需要说很多话。

许鞍华:我觉得还是要特别感谢演员们,尤其是霍老师(笑)。

霍建华:叫建华就好啦(笑)。

喜欢看disco的少女许VS一个人绕圈走路的少年霍

霍建华:我喜欢观察不同的人,我在拍戏的过程中去了解您,发现很多地方我们还是很相像的——都不擅长社交,喜欢独处,不会说很多好听的话,可能还是会比较直接地表达自己心中的想法。

许鞍华:是,我就喜欢一个人呆着。我家附近有一个公园,以前是带着狗去,现在是自己去。本来是想走走路,可有时候犯懒就不愿意走,便坐在树底下。经常看见很多老人家在公园里坐着,然后我突然想到,哎呀,我其实也是一个坐在这里的老人家呀(笑)。

霍建华:我也是,常常一个人漫无目的走路。公园我也常去,到了那就是绕圈、散步,不想工作,不想任何事情。我也喜欢开车,一个人开车到处晃。我也喜欢一些很市井的地方,比较有特色有味道的地方,这些喜好从小就没有变过。

许鞍华:是!不止是烟火的,有些很潮流的地方我也很喜欢去看。六十年代他们好多人跳disco,本来我痛恨吵的音乐,进去会头晕,可还是想去,因为我很好奇,很多人去disco是表现自己很漂亮很潮流,可是我年轻的时候不是这样,不希望自己出彩,但就是喜欢看,看了,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,后来就不去了。可能因为这样,我是导演不是演员(笑)。

霍建华:(听得兴致盎然,主动要求补充)看别人的生活其实很有趣。去上海电影节,放下行李我就带着同事去淮海中路。那天刚好是周末,很多夜店里的年轻人在外面喝酒,我看得很开心。但看完也就算了,我们没法过那样的生活。

热闹和孤独都是需要的,你不可能永远是自己一个人不跟外界交流,所以还是要平衡它。

许鞍华:我没有建华平衡得那么好(笑)。我做一件事要想很久,酝酿期特别长,不会那么快进入状态。我虽然动作快,可要进入状态不那么容易,跟人相处也是不那么容易的。我比他年长了三十岁才能平衡,他现在已经可以了。

霍建华:我也是被环境逼的,哈哈哈。

许鞍华:现在这个年代,人人都是主演,这是非常好的时代。可是我就奇怪,为什么人人都不选择做自己而是流行什么就做什么!其实你最可以做的就是自己,因为自由的幅度特别大,可是做自己很难,你要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。

以前人家带我去disco其实我不喜欢,可是我还是很高兴地去了,以至于后来发现自己不喜欢的时候还有点内疚,为什么我不喜欢呢?所以,如果你真正喜欢什么就去做就好了,不是因为身边的人做你也去做。

照片很少的少女许VS旧衣服很多的少年霍

霍建华:侯孝贤的《童年往事》为什么对您影响深刻?

许鞍华:侯孝贤的人和戏对我来说都很重要,一起出去吃饭喝酒,永远都是他付钱,他也不是特别有钱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(大笑)。

霍建华:哈哈哈哈(持续了很久)。

许鞍华:其实如果你欠了别人东西是很不舒服的,但真的帮了你的人,你却不觉得欠他,这是真的帮你的人,他不介意你吃他的,对你很好,帮你忙,你也不用感谢他,心安理得。我觉得他就是这样的人,所以他是大哥。

霍建华:我读书的时候也受香港电影影响非常深,伴随我长大。我是那种很理性的人,我的感性很隐藏,不是很会表达我的感性,但是《胭脂扣》我真的数不清看了多少遍了,每次看都会哭。

前段时间拍《如懿传》,结尾很凄凉需要我有一个悲伤的情绪,前一天晚上我就找来《胭脂扣》的音乐现场放,后来演完导演就说很好,这个音乐帮了我很大忙。我一直没有接受很新的东西,还是会去看那些老电影,听那些老音乐。

许鞍华:我反而没有。我不留东西的。照片留,留很少,书几乎一看完就给别人看,他们不还也不追。比较实际的原因是,你说我年纪这么大了留这么多东西没有地方放也找不回来。

早期拍电影时,每一部都要留下两三样东西,有一次我留了一个钢琴模样的小音乐盒,它的样子很鬼魅,深粉红色,一放就是二十年。有一天我突然觉得我不需要这个东西了,就把它丢掉了。这些我都没有当成一件事,很多时候就是很自然地不要了。

霍建华:这点我比您怀旧,我私下的衣服都是很多年前的,起码是五年前的,留了很多旧衣服,还有一些东西。

十二岁的少女许VS非常小孩的少年霍

霍建华:本以为您会是个很严肃的人,拍电影时也很严肃,但其实却很可爱,在片场遇见好玩的事情就哈哈大笑,有活力,像小孩子,每次都跑上跑下忙很多事。很多时候都不会讲大道理,包括讲戏的时候也不会讲得特别复杂,给我感觉就是一个少女。

许鞍华:(露出羞涩地笑容)这个形容太美好了,其实我最近很累,只有小心休息好了才肯出来见人,不能让人家看见你颓败的样子。

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小孩,你年龄越大,这个小孩就越小,你就活回去了。我不知道心里那个小女孩的年纪,就是越来越小了,三十岁的你心里的小孩可能十七岁,到了我这个年龄,那个小女孩大概只有十二岁。

霍建华:对啊。我心里的小孩现在几岁我倒说不出来,但是我挺喜欢冒险,有时候我也很拒绝自己长大。在公众场合我没有办法这么自我,但是私下里我就像个小孩,非常小孩。

许鞍华:你心里的少年应该是充满了冒险精神的。记者说让咱俩一起拍一部电影?会不会是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?

霍建华:也不错!

“少年霍”和“少女许”的5个采访瞬间:

1:现场为主创们分别准备了小礼物,许鞍华导演因为早到所以第一个送给她,欣喜地拿在手里。临走的时候还特意叫来自己的工作人员,快乐地说:“快帮我把它装好,这是记者给我准备的礼物!”

2:整个采访中,凡遇见有趣的问题,许鞍华导演总是第一个笑,笑声很大,默算次数在五次以上。

3:聊到兴头开怀大笑时,霍建华完全忘记自己也是采访对象之一,从口袋中拿出手机,迷弟般地对着许鞍华导演连拍几张照片。

4:拍照时,霍建华突然想起前一天在上海电影节的一件趣事,对导演神秘地说:“你知道昨天参加活动时谁坐在我旁边吗?我都要激动死了!”导演回报以好奇,霍建华故意顿了几秒才大声说:“让·雷诺!”两个人一起“哇”了出来!

5:趁着摄影师调试灯光,导演许鞍华偷偷溜到门口点了一根烟,午后阳光下穿着白衬衣深蓝色连衣裙,很美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原文作者个人观点,与吉祥坊手机官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